您的位置:首页  »  成人小说  »  护理工
护理工
 

我:
56岁,体重158,身高175,在一家事业单位做办公室主任,
妻子死于四年前的车祸。

儿子:
大孝子国华,身高183,32岁,
原来做电脑、手机批发现在一家私募公司做老总。

媳妇:
李薇,28岁,身高170,体重110,
在私募公司做会计总监。
儿子同学;周大伟,身高178,体重180。
与儿子从小一起长大,是儿子最好的哥们,公务员。

大伟妻子:
姜丽,32岁,三甲医院骨伤科护士长、身高166,体重105。

医院护理工:
谭可,金融系大四学生,
江西贫困山区暑假到医院打工挣学费、生活费。
***********************************前年夏天的7月初,
招待单位客人酒喝多了,出饭店大门在台阶上跌倒。

右腿粉碎性骨折,右锁骨粉碎性骨折。
我出事时儿子第一时间赶到,考虑到以后照顾方便。
儿子与同学国华商量,安排到国华妻子的医院,
国华妻子姜丽在骨伤科当护士长。

送到医院当晚,姜丽便拿出浑身解数,让医院最好的外科医生从家中赶到医院,
例行检查完以后马上手术。
当我从麻醉中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

朦胧中好像听到有人说:
「要知道他喝那么多酒,
就少用点麻药了——」我努力的张开的眼睛周围的人一阵欢唿——我是单独一间,
那种还带套间的豪华病房儿子都安排好了。

几天过去了,我也慢慢的恢复起来,儿子媳妇工作都很忙,
委托姜丽找了护理工可我觉得这位护理工活干的到蛮仔细,
但人长的不好看也就罢了关键是不讲卫生,二个人在屋子里没话说。
后来我跟姜丽说「能不能找一个年轻点,

能够聊天的护理工」姜丽说:
「她可是我们病区最能干护理工了
想找年轻长的稍微好点的也有就是干活不熟练,
是大学生勤工俭学的。

」我一听大学生也有干这活的,
眼睛瞬间一亮:
「那换大学生试试」姜丽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叔,
这又不搞对象干嘛换生手啊」唉,这臭丫头,
不懂老男人的心思。
姜丽既然这样说,我也无语了。

可奇怪的是,第三天早晨给我端饭进来的是位年轻的护理工,
长的谈不上漂亮蛮有精的,而且个子也高,身材看起来特别的棒。
「大伯,我叫谭可,他们都叫我可可,是新来的护理工。
如果为您服务不熟练不周到的话,您告诉我,
我改」哎!一看这人一听这话,我的精神状态马上好起来了。

事后才知道,姜丽告诉我儿子我要换年轻的护工,
儿子说只要老子提出的要求都要满足,别说换年轻的护工,
只要老子满意叫上二个护工都没问题。
还是儿子懂老子!姜丽说的对,这年轻的大学生,
什么都不会做总是把我伺候的呲牙咧嘴的,吓的小姑娘一愣一愣的。

每每此时,我总是反过来安慰小姑娘,别着急,
慢慢来、慢慢来。
我看得出小姑娘眼神中感激的目光。
这小姑娘除了护理不熟练,其实蛮健谈的,
到底是有文化的让我白天本是无聊的日子过的很充实。

手术后的第五天,医生把我的导尿管拔了,
因为上下都手术过了被子里我是一丝不挂的。
前二天,小姑娘只是在我便后给我擦屁股,现在小便也得护理了。
其实我一只手是好的,我是故意想让小姑娘帮助我撒尿。

「可可,我想撒尿」「噢,大伯等下我去拿尿壶」我躺在床上头也不抬。
「大伯,尿壶拿来了」「嗯」我躺着依然没动静。
这时可可意识到她必须帮我撒尿,能够感觉站在边上的可可犹豫了会,
然后掀开被子我侧眼看到小姑娘脸涨的红红的,
我的阴茎忽然碰到冰凉的东西我知道,那是可可的手正拿着我的阴茎对准尿壶。

「大、大伯,好了」「嗯」我依然没抬头。
拔完导尿管的尿道有点火辣辣的感觉,好在断断续续的解出了。
「好了」我对小姑娘说了声。
可可把尿壶拿开,正准备重新盖上被子时突然发现了什么,
过会会我发现阴茎又被冰凉刺激了下,噢,原来可可把我的鸡巴立起来用卫生纸擦我鸡巴头上未尽的尿液。

我心中一阵暗喜,长这么大,还没遇到过男人尿尿完还有卫生纸擦一下的。
太幸福了!真是没白骨折——一阵忙完后,
可可脸红红的又重新坐到我边上。
「辛苦你了」我说了句。

「没关系的,大伯,是我应该做的」在聊天中得知,
可可家里很贫穷家里还有个妹妹读高中,成绩很好,
但恐怕家里不会让她读大学了。
为了她们俩读书,家里已经借了不少的外债。

做护工也是万不得已,听说一天有150块,
她就来了。
这样一个暑假,至少她有近6000块钱的收入,
可以帮助家里减轻很多的负担。

大学离医院比较远,路上转车到校需要近二个小时。
可可告诉我平时陪我在病房里,最好三天能够回校一次,
洗个澡换身衣服晚上就赶回来。
但她不在,谁给我端饭和大小便呢唉,难为这丫头了。

「可可,我和你商量个事」我考虑了一下,
郑重的对可可说。
「嗯,大伯,您说」「照顾我期间,以后回校,
必须打车。

」可可听后一脸的为难——我接着说:
「你现在是照顾我对不对」可可点点头。
「为了更好的照顾我,你必须节省下来回四个小时的时间,
来回打车的钱
我付」可可朴实的摇起了脑袋;:
「那不可以、那不可以,
你已经答应给我150块一天了呀」我不理会可可跟我解释什么继续接着说「抽屉里应该有点钱的
我在这里住院至少也需要一个半月因为回家也没人可以照顾我」我知道儿子在抽屉里一定放了几万块钱。

顿了顿,我又说「你按每天200计,出租车费再另加一万。
如果你不按我的意思去办的话,明天就别来了」可可愣住了,
张大着嘴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大、大伯
我、我不是想让你可怜我——」可可结结巴巴语无伦次的继续想表达些什么——「什么乱七八糟的
叫你拿你就拿,想想你的妹妹,再想想你的父母,
又不是叫你白拿我是想让你安心照顾我,照顾好我」「嗯,
大伯谢谢,谢谢您」我听得出可可感动得带有哭腔的声音。

「把抽屉拉开」我对着可可说。
「不知道臭小子放看多少呢」我自言自语道。

可可被迫拉开床头的抽屉:
「啊——」我被可可一惊一乍吓了一跳:
「怎么了,
丫头」「大、大伯这、这怎么放那么多钱啊」我抬头一看,
哈这臭小子,至少在床头抽屉里放了三、四万。

我粗略的算了一下:
「可可,包括出租车费在内,
你先拿三万去」「三、三万」可可失声的喊了出来。
估计可可没一次性见过那么多钱。

为了打消她的顾虑:
「你先拿去存银行,
多还少补」可可在我的胁迫中眼泪汪汪颤颤巍巍的拿出了三刀钱,
放入她的书包里。

「这样,可可,现在二点不到,前二天人动不了,
也好几天没洗澡了现在虽然洗不了,但可以好好把我身子擦一下,
也洗个头然后你也回趟校」「好啊好啊」可可愉快的答应了。
但我一想,可可没经验,肯定会弄疼我的,
于是给护士长姜丽打了个电话让她过来做个示范,
怎么给病人擦身子。

姜丽在电话中很高兴的说马上就到。
还说巴不得为叔叔做点事呢,这丫头嘴巴甜的。
没会会时间,姜丽欢快的过来了,准备好热水,
正教可可怎么样给像我这样的病人洗头时姜丽电话响了。

「姜丽,你接电话,然后再洗」姜丽「嗯」了声,
掏出电话接了起来。
感觉与姜丽通话的不像是他老公大伟,但态度又有些暧昧。
像我这样的老男人,应该说是有经验了,
一猜往往八九不离十。

姜丽挂上电话后,
我试探的问了句:
「是大伟二夫妻感情真深啊,
上班时间都难以割舍的」「大伟会想我啊是副院长谈工作」瞬间

姜丽明白自己口误了:
「脸迅速红了起来——」「脸红什么老夫老妻的很正常啊」我装疯卖傻的逗了句。
「叔你真坏,李薇说你我还不相信」「啊我媳妇背后说我什么了」当姜丽发现越扯越多时,
急的跺了跺脚
有些发嗲的说:
「叔,你再说我不理你了」这时,
我发现姜丽除了漂亮的一面还有很女性化的一面。

害羞、发嗲——哈哈,看来,我这粉碎性,真值了!在姜丽的的教导提示下,
姜丽协助可可把我的头洗完吹干。
一下子,人感到轻松舒服多了。
由于被子里面没穿衣服,姜丽耐心的教可可先擦背后,
让我朝没有受伤的左面翻过去一点然后教可可怎么擦后面。

「叔,您后面都搓出面条了」说着,姜丽还调皮的拿了根搓出来的东西放到我眼前晃悠。
「这谁都有的,不信,等我好了,同样可以在你身上搓出来」此言一出口,
便知道过了。
「叔,您说什么呢讨厌——」姜丽被我激的又怒中带嗲的说道。

这时的可可遮住嘴巴偷笑——上半身擦完以后,
我突然意识到要擦下半身了。
可可看见没关系,可我儿子同学的老婆也看见,
我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姜丽拿起被子盖好我上半身,准备掀开下半身被子时,
发觉我有点犹豫的用好的那只手去挡了下。
「叔,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这是医院,我一见多了」「喔,
你见多了再见一个也无所谓」我随口一说便松开档住的手。

「什么叫多见一个无所谓,叔,你就坏吧!」姜丽脸有些潮红说了句便掀开被子——「啊,
叔你的咋那么大呢」我不知道姜丽是调侃我还是真夸我,
我知道我的东西是不属于小的那种。
面对儿子同学的妻子,也不好搭话,干脆闭上眼睛由她们去了。

同样是侧身先擦后面,姜丽这次没让可可擦,
自己亲自擦的当擦到臀部时,姜丽细心的沿着股沟、肛门一直擦到与睾丸结合部。
暖乎乎的毛巾,细细的手法,真舒服。
当后面擦完后,翻过身来开始擦前面。

「前面你来」姜丽冲着可可说,可可拿着毛巾,

不知道如何下手姜丽看着:
「唉!干脆还是我来
你仔细看着」于是姜丽有些避讳似的先从大腿外侧开始
换了一次又一次毛巾渐渐的擦到了内侧,又渐渐的擦的大腿根部。

在姜丽芊芊细手有意无意接触阴茎、睾丸的作用下,
我发觉下体有种冲动的感觉我暗示自己咬紧牙齿,
一定要控制住千万不能出洋相的。
当姜丽擦完除鸡巴的所有身体后,让可可再换盆热水来。

「这块毛巾以后专门擦生殖器的,无论男女,
这个部位容易形成交叉感染」姜丽拿出一块新的小毛巾告诉可可。
我眯着眼睛看同样是红着脸的可可,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这时的阴茎非常冲动了,我祈祷奇迹能够发生,
千万不能当着二个女人的面挺起来。

遗憾的是,奇迹并没有发生。
换成小毛巾以后,姜丽用热毛巾盖住我的阴茎和睾丸,
告诉可可这是消毒,然后揭开毛巾一只手捏住我的龟头立起阴茎,
然后翻下包皮擦我的龟头与阴茎身子结合处的龟沟处。

「男人身体上这个地方是藏污纳垢最多地方,
尤其像这样包皮比较长的以后每天都要清洗,
否则发炎就麻烦了」与此同时阴茎在姜丽手指头中控也控制不住的硬了起来,
我羞的把头躲进被子里要命的是,姜丽还顺势把包皮撸到最下,
整个阴茎挺拔的暴露在二个女人面前。

「以后遇到这样的情况,不要惊慌,是属于正常的生理的反应」我感觉姜丽捏了捏我的鸡巴身子,
并用热毛巾仔细的把龟沟处来来回回的擦了个干净。
说心里话,有没有擦干净已经非常次要了,
这样的状态下让我感到很刺激、很舒服,鸡巴涨的难受。

「这头上又有渗出物了,亮晶晶的」说完,
姜丽又用毛巾在龟头上轻轻的擦了一下。
「好了,你按我的要求做一次」我听见姜丽对可可说。
这时我感觉到,姜丽已不是在按正常程序走了,
她是在合情合法的给我难堪。

既然如此,我何不放松享受。
一想到此,我便放松自己,想必姜丽也看出我的变化。
「叔,您老别紧张,我们都是这样护理像您这样的特殊病人的」鸡巴在她们手里,
我还能说什么我有些后悔刚才调侃姜丽了。

可可在姜丽的指导下,颤颤巍巍的触摸着我发硬的阴茎。
「不是这样,是这样」姜丽一把捏住我的阴茎,
从上到下的撸了下来刺激的我一阵哆嗦。
然后又从下而上用包皮盖住龟沟。

接着,可可按照姜丽的手法,捏住阴茎,
可可的手有些凉是小心翼翼的撸下去翻出龟头,
然后用毛巾在龟头像姜丽这样来回的擦。
然后,姜丽让可可把睾丸仔细的擦干净。

整个过程,刺激的阴茎硬邦邦的,都有想射的感觉,
我控制住了。
这时龟头传来有些隐约的疼,
我露出脑袋对姜丽说:
「我今天小便时感到口头很疼,
是不是拔出导尿管后又炎症了」「是吗在那个部位是里面还是外面的口子上」「好像就在周围着一块
具体在那说不上」我答道。

「今天大伯小便时,断断续续的喊疼」可可迎合道。
姜丽叫可可把水倒掉,上来,捏住阴茎又撸下包皮,
二只手分别在龟头的二边暴露出龟眼,凑了过来距离很近的看着——「好像口子上是有点红哎——」说着不由自主撸了几下已经涨的不行的阴茎,
我相信姜丽不是故意的而是女人触摸男人阴茎时养成的习惯——就在此时,
阴茎在姜丽手里一阵麻酥酥的感觉由下而上精液喷发而出,
当姜丽发现不对已为时已晚,浓浓的精液射到姜丽的嘴上、鼻子上、眼睛头发上,
还有她的白大褂上——「叔——」「对、对不起
我也控、控制不住——」姜丽气的站起来拿起餐巾纸边擦眼睛边往卫生间跑去
这时刚遇到倒水回来的可可可可看着气愤的姜丽和刚才已经整理干净的生殖器又白乎乎的一片狼藉,
目瞪口呆。

这时我的脑子一片的空白,首先想到儿子,
我怎么对我儿子交代在他最要好兄弟老婆的面前射精了而且还射的一塌煳涂可可呆呆在站在哪里不知道应该干什么过了一会
当姜丽再次进来时
冲着可可嚷道:
「还站着,
赶紧打水擦干净。

」当可可木讷的「嗯」了一声出去后,姜丽走到我面前狠狠的捏了下湿漉漉的阴茎,

顺手擦到被子上说:
「叔不能全怪你,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
有事喊我」说完就走了。
可可再次进来,已经没那么木讷了,反而有些暗笑的眼神。

「笑什么」我问了句。
「就、就我出去倒水那么会会,大伯你怎么就射精了呢而且射的护士长满脸都是,
连嘴角都挂着白乎乎的」「啊你这都懂啊」可可有些难为情的笑了起来,
不正眼看我。

可可边重新擦我的阴茎以及喷出到大腿处的精液,

边说:
「刚才护士长出去的时候告诉我不准对任何人谈起今天的事」「唉
对不起你们俩来回折腾那么长时间,我实在控制不住——」「嗯,
叔我知道」可可有些腼腆的红着脸微笑着说。

阴茎在可可手里,可可来来回回擦的很仔细、很认真,
吓软下去的阴茎又有些蠢蠢欲动。
在可可小手的刺激下,头又重新抬了起来。
可可感觉到了。

「叔,您不会又要射了吧」「不会的」说完,
我也有些哭笑不得不好意思的笑了。
鸡巴在可可手里,当可可擦完后,
可可用手掌全部捏住已经翘起来的阴茎羞红着脸说:
「叔,
您翘起来咋就那么粗那么大呢是不是男人都一样」「嘿嘿」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可可,
怕玩笑开过头吓着她了。

可可捏了捏,就把被子盖好。
「可可,你可以回校了,等下出去时,你给隔壁的护工二十块钱,
让她帮你把饭打来」「啊这都行啊」「是啊,
出钱可以办很多事情的」可可乖乖的点点头。

可可气喘吁吁的回到医院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我问可可:
「没舍得打车」可可低下头不好意思的笑了。
「会有个适应的过程」我理解的笑了笑。

可可急着问我:
「大伯我给您解小便吧」我说:
「一下午都没喝水,
你现在给我弄点水喝渴了」可可急的直埋怨自己,
她说她突然想起我要小便没人照顾才赶回来的
就回来打车的。

她下午除了存钱,没时间去学校,赶紧给父亲买了治疗糖尿病的药物寄回去,
又给妈妈和妹妹买了夏天的衣服。
可可说完,不好意思笑了。
我让可可明天再回校,套间可以洗澡,只是没衣服换了。

可可说内衣给自己买了,晚上可以换的。
我说不行,内衣必须洗过才能穿的。
可可傻乎乎看着我「看我干嘛,我到是有,
但你不能穿啊」说完
我和可可都乐了——第二天上午10:
30,
姜丽端来了她亲自出做的乌龟汤见到我一开始有些不好意思,
但随及说让我补补身子儿子、媳妇、可可都在身边,
儿子说谢谢姜丽
姜丽不知咋地又信口开河的说了句:
「漏气了,
就要好好补补」说出她自己也觉得尴尬。

幸亏可可机灵:
「姜丽姐说是动了手术就漏气了,
需要补身体的」姜丽朝可可吐了下舌头。
我觉得好笑,儿子开始觉得莫名其妙,可可一园场,
大家都乐哈哈的。

媳妇说我气色好多了,儿子看到我恢复起来,
我在知道他特别高兴只是不善于表达。
儿子、媳妇走的时候,媳妇拿出一包东西扔在床头柜里。
我知道是钱,因为我给儿子打电话说钱不多了。

孩子从来不问我钱到哪里去了,只要我需要,
他就给。
其实,自做了私募以后,儿子对钱的概念越来越差了。
姜丽送走了儿子他们就没再来病房。

由于昨天意外的发生射精事件,一下子与姜丽、可可的关系近了起来,
姜丽就像是自家的丫头而可可——反正说不清,
预感与可可之间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
转眼住院已经半个多月了身体恢复的很快,可可给我护理时,
有时小解或者擦身、阴茎在可可手里也会常常硬起来
可可也习惯了尤其撒尿,一硬就撒不出尿,可可于是就偷偷的笑。

有天晚上11点了,我睡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可可在外屋
听见我翻身的声音:
「大伯,
是不是要喝水还是」可可关心的问我。
「嗯,我想撒尿」可可于是拿着尿壶过来掀开被子拿起阴茎塞入尿壶。

「大伯,二天没擦身子了,味道怪怪的,
要不我等下给你擦下吧」撒完尿可可端着热水拿着毛巾把下半身周围擦干净后
又换了水和小毛巾开始擦生殖器今天不知怎么了,
可可在给我擦腿时没碰到阴茎,阴茎早早已经翘起来了。

可可看在眼里,只是红着脸笑眯眯的。
当开始擦阴茎时,阴茎硬的很难受很难受了。
我期望可可能够帮我撸几下,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
可可严格按照姜丽的操作程序擦拭着鸡巴,
我心里多希望可可能够用点力帮我套几下啊。

可可在擦拭阴茎时,我有意识用硬邦邦的阴茎顶可可的手,
我一顶可可的手就离开,过会,可可又开始擦拭起来。
「可可」我含煳不清的叫了声。
「嗯,大伯,怎么了」这时可可的手懂事的在我鸡巴上套了几下。

「是这样吗」我迫不及待的点了点头,可可不好意思的乐了。
可可面带害羞的站了起来,把房间的灯关了,
又把门关上坐到床沿边,用手掌抱住我的鸡巴,
开始套弄起我的我阴茎。

这是我不曾想到的,可可连拒绝都没有就帮我套起鸡巴来。
可可的手软软的,凉凉的,放在鸡巴上可舒服了,
尽管可可的手法与姜丽比起来嫩很多但那种生生的感觉带来的刺激同样很棒。
「噢——」我舒服的呻吟起来,我的呻吟声仿佛给可可带来了鼓励,
可可做的很认真、很认真——有几次快出来了
我让可可马上停下
可可不解的问我为什么我说:
「我不想这么快的射了」晚上看不清可可的脸,
但我知道她一定习惯暗笑的表情。

「原来帮别人做过吗」「没有,
没谈过朋友」「那你这么知道射精的可可说:
「网上看的」「以前见过男人这东西吗」| 可可犹豫了会,
捏了捏鸡巴说「成年人活的大伯您是第一个,
嗯没想到大伯软的时候与硬起来差别有那么大的」「怕吗」「开始有,
姜丽姐给您擦的时候我站在边上心跳的厉害,
脚都有些软下去了后来想到您对我的好,就好些了」「噢」我又舒服的呻吟起来,
「这样真的很舒服吗」「嗯」「那以后大伯需要了
我就给您做」说完可可先傻傻的笑起来了。

「可可,你知道那东西还可以亲的」我有些得寸进尺的说道。
「嗯,我在网上见到过,臭」可可换了只手继续轻轻的慢慢的套弄着,
这样的刺激程度刚好达到射与不射的临界点太棒了。
「亲的话,我会更舒服的,何况擦的那么干净,
一点都不脏的」我继续诱导可可。

「不,臭的」可可一口拒绝。
「可可,这步对大多数女人迟早要做的,
你不想今天试试感觉不好就不勉强你」可可在阴茎上的手停止了套弄
我知道她也在激烈的做思想斗争。

沉默了好一会,可可的手没离开我的阴茎,
「嗯好吧,我试试」于是可可的头慢慢接近我的阴茎,
我的鸡巴都能感觉到她唿出的热气。
「臭」于是可可去了卫生间又拿了小毛巾把阴茎擦了一遍。

一只手捏着阴茎的龟头慢慢的凑了上去,
忽然我感到马眼热乎乎的,知道可可先用舌头在轻轻的舔,
渐渐的龟头热的部分越来越多,我知道可可已经用她的小嘴巴含住了龟头的上半部分,
舌头还在舔马眼。

女人这功夫是与生俱来的,根本不需要太多的教授。
「大伯,是这样的吗我做的对吗」我正享受可可口交给我带来的刺激,
可可突然发问「做的不错孩子,就是这样」「咸咸的,
用点腥味」可可说道「噢那我以后少吃点海鲜」我风趣的回答道。

没想到把可可逗乐了:
「是海鲜吃多的缘故嘛」我顶了顶鸡巴,
示意可可继续可可乖巧的继续含住我的龟头,
舌头开始不断的刺激马眼。
「可可你试着用舌头在龟沟处舔舔」接着,
可可没有用舌头而是用她的小嘴勒住龟沟处一上一下的套起来。

我的妈呀,本来就临状待发的鸡巴,一阵强烈的暗流从身体内喷涌而出,
而可可也突然发现鸡巴瞬间变的更粗想退出含在嘴里的鸡巴问我咋回事时,
阴茎在可可嘴里勐烈的射出了浓浓的精液。
估计可可被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傻了,继续保持着含着阴茎的姿势一动不动,
阴茎传来的感觉好像可可还有断断续续吸的动作。

事后才知道,可可怕嘴里我射出的精液从嘴巴里流出来把被子搞脏。
当一切安静下来,可可呆呆的退出口里的鸡巴「可可你咽下去试试,
这可是好东西」黑暗中的可可摇摇头「试试看
咽不下去再吐出来——」我没看到可可咽下去
但我知道可可一定有尝试咽下去的努力。

果真,
过了会可可开口了:
「叔,不好吃」哈哈,
改叫我叔了而且咽下去了。
我有种征服的喜悦从心底里油然而生,我发觉现在我太喜欢这小丫头了,
她把我的一切话都当成圣旨——「去漱漱口乖」可可点了点头,
去了卫生间——可可从卫生间里出来并没有直接给我搞卫生
而是又呆呆的站在床前看着我「可可,怎么了」「叔,

我是不是变坏了」我看不清可可的脸:
「乖
过来」可可移动着站在我的左侧。

「一个女人成熟,这一步迟早要体会的」黑暗中可可点了点头。
「刚才给叔做的时候,有什么感觉」可可木讷的不知怎么回答。
「我说的是你身体上有没有产生什么感觉」我慈祥的对可可说「我现在软软的,
心跳的厉害爸爸知道了一定骂我的」我心里那种爱惜之情涌上心头,
这孩子太纯洁了。

「来,坐在我边上」可可听话的坐在床头,
背对着我。
「怕吗」可可又点点头,没说话。
「我可以搂着你吗」可可仍然不响我用没受伤的左手慢慢搂住了可可的腰。

「你在发抖」我感觉到可可身子不由自主的轻微的颤抖——「不怕啊」可可用力的点点头:
「嗯,
不怕」总算说了句话。
「生理上有反应吗」可可沉默着。
「一般女性在这种状态下,
有些部位会发生微妙的变化」我顿了顿接着又说:
「比如乳头会像男人的生殖器一样硬起来」我的手试探着把可可朝自己方向用力搂了搂,
看可可没反应慢慢的把手从可可T桖里伸进去,
这时我的手已经直接接触到可可的腹部。

可以感到,可可仍然轻微的颤抖着。
可可的皮肤非常的滑嫩,细细的——我慢慢的抚摸着,
并用手指头在可可的腹部划着圈圈可可这时有点微微的靠在我的身上,
木讷的——我的手继续不断的上行可以触摸到可可胸罩的边缘。

看可可没反应,我继续沿着胸罩边缘游走着。
「可可,我想摸摸你的——」说着,我的手开始逐渐用力从可可的胸罩下继续向里侵犯——可可始终没有拒绝,
一动不动保持着轻微的颤抖——「嗯,叔——」当可可再次发声时,
可可的乳房已经完整的在我的手掌心里我轻轻的抚摸着,
并微微的刺激着可可的乳头——我知道我是第一个摸可可乳房的男人。

可可的乳房不大但很结实,乳头很小,凸起,
硬硬的——「嗯——叔——」可可开始扭动起身子
我从后面亲吻着可可的脖子和耳朵——我再次发力
可可的胸罩完全离开乳房我把可可的T桖拉起来,
使乳房完全暴露在黑暗中——并不断的抚摸整个乳房和刺激着小小的乳头——可可开始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转过来——」可可在我的用力下被动的转过身体
可可的乳房暴露在我的眼前——我忍不住的亲上其中的一只
并含住可可的乳头——可可的身体瞬间颤动了一下
慢慢的可可抱住了我的头,就像母亲抱住自己的孩子一样,
任我不断地、反复亲吻着她的二只乳房——「嗯——叔——疼——」可能我咬可可的乳头过于用力
马上放松用舌头轻轻的扫扫、再去刺激可可的挺起的乳头——可可这时已经完全转过身子,
与我面对面的情不自禁的,我和可可接吻了——可可只是被动的微微张开嘴巴,
任由我的舌头向里侵犯——慢慢的可可也用舌头迎接着我的舌头,
相互纠缠着、吸允着——我的手重新托住可可的腰部
并渐渐的从可可裤腰向下侵犯——可可穿的是松紧带裤子
很轻松的我的手已经接触到可可内裤的边缘,
并毫不犹豫的穿过内裤——可可小巧的臀部已经在我手里——我们的嘴一直吸允着不曾离开,
可可抱住我的头——身子往前倾——迎合着我——我的手占领可可的臀部以后
开始沿着可可股沟一点点,一毫米一毫米的向前继续探索——可可的尾骨——肛门——我的手在可可肛门周围停留了好一会,
并刺激着可可肛周——可可的身体在刺激下绷的紧紧的——「放松
孩子——」说完又亲吻上去——可可这时已经没刚才那么颤抖了,
感觉可可的臀部放松了许多似乎有意识的张了下腿,
以方便我在她臀部下的手继续活动——「嗯——」可可鼻腔里再次发出呻吟声——我的手已经在可可的阴道口
并轻轻的刺激着同时试探着进一步的深入——停留在可可阴道口的手发觉可可已经流出许多的液体,
底裤都是湿湿的——「叔别——」可可开始拒绝我进一步的深入,
并扭动着下体离开我些——我知趣的慢慢抽出手来
抚摸着可可赤裸裸的背后——渐渐的我们分开纠缠在一起很久的嘴唇
可可背过身体拉下被我掀起的T桖背对着我坐下。

我温柔的像开始那样从后面搂抱着可可的腰,
手在可可的T桖里抚摸着可可的腹部——不间断的亲吻着可可的脖子、耳垂——可可配合着仰起脑袋——我在可可T桖里的手又开始不安分的沿着可可裤子的边缘游走着
慢慢的不知不觉中插入可可的裤腰中——慢慢的,
又进一步下探并沿着可可内裤松紧带的边缘来回轻轻的抚摸——由于有了刚才从后面的侵犯,
可可似乎并不反对我在她身体里的手。

渐渐的,我的手又突破可可内裤的松紧带,
向下探去——我的手已经触摸到可可的阴毛我用手指头玩弄着可可的阴毛,
然后抚摸着又退回可可内裤松紧带的边缘并渐渐的又继续穿过内裤松紧带下探,
沿着可可的阴毛进一步侵犯下去。

这时,我的手已经在可可阴部凸起的耻骨处,
我停留抚摸了好一会见可可没有拒绝,又进一步下探——可可耻骨下分开小阴蒂已经在我中指下,
我轻轻的刺激着可可又开始扭动起下体——「可可,
别动叔不插进去,就在外面你好好体会——」「嗯——」我知道可可还是处女,
我可不想用手指头去破处。

我只是刺激她,试图,让她享受做女人的高潮。
我用食指和无名指分开小阴蒂,中指反复的刺激着可可的阴蒂,
随着我中指左右刺激的加剧可可发出的呻吟越来越响,
我暗示可可回过头接吻我要堵住可可的嘴巴,
我可不想深更半夜惊动医生护士。

嘴巴虽然堵住了,可可鼻腔里发出的声音随之加剧,
在我手指头的刺激下可可的身体扭动越来越厉害,
身体也绷的紧紧的忽然,可可吐出我的舌头发出类似压抑了很久的呐喊声——吓的我赶紧抽出刺激阴蒂的手指头迅速捂住可可的嘴巴——在可可身体发出一阵一阵强烈呻吟和痉挛抽蓄中,
好一会幅度慢慢降低,我自始至终的捂住可可的嘴巴,
努力的不让她发出呻吟的声音——可可的头靠在我身上
渐渐的安静下来我搂着可可,尽可能的让她舒服些,
可可的衣服都已经湿透了浑身汗淋淋的,仿佛虚脱了般一样的死寂——就这样,
不知道过了多久可可好像醒了。

「爸,刚才我怎么了」哎呦,我的小丫头,
一天不到换了三个称唿不过,我到是蛮享受可可喊我爸的。
「丫头,没怎么,你体会了下做女人的幸福」「爸,
我好累好累我看见我死去多年的外婆了——」「啊」可可的话在深更半夜把我老头子吓了一跳「爸,
你愿意做我爸吗」我亲吻着可可湿漉漉的头发说「爸愿意
爸怎么不愿意呢」瞬间我心里闪过一种罪恶感,
天底下那有老爸指奸把女儿弄到高潮的「可可
你都湿透了去换身衣服,要感冒的」「爸,你不是说新内衣要洗过才能穿的」可可喃喃的说道。

「唉,笨丫头,内裤下垫点你们的卫生巾不就行了还要我教你」「嘿、嘿嘿,
爸以前一定是女人比我还懂——」我爱惜的抚摸着可可,
让她快点去洗洗。
我不知道晚上是几点睡的只知道醒来时儿子和媳妇坐在边上,
媳妇在玩游戏儿子就干坐着看着我。

「你们什么时候来的」「快一个小时了,
护工说你昨天睡的晚」「护工」经历昨天晚上
我瞬间没反应过来护工是谁。
「大伯,醒来了」这时可可听见我声音走了进来。

我看见可可的眼睛红红的,一定也没睡够。
我努力的坐起来,儿子帮我后面垫好枕头。
「以后你们也不要天天来,我恢复的蛮快的」我对儿子说。
「爸,国华一天不见你就不踏实」儿子憨厚的「嘿嘿」笑了几声「儿子,
告诉你件事」儿子一听老子有话说马上毕恭毕敬的注视着我。

「以后呀,不要叫可可护工了,反正你没妹妹,
以后就做你妹妹吧」「爸」儿子、媳妇惊讶的张大嘴巴
然后媳反应快「好、好、我也没妹妹,可可以后就是我的妹妹」随之,
我看见儿子脸上露出一种坏笑
我冲儿子瞪大了眼睛——儿子赶紧说:
「爸,
您说什么就是什么,既然可可从今天开始做我妹妹了,
那我做哥哥的应该有所表示」说着从包包里拿出一块非常精致的东西,
我一看就知道手表。

「这本打算送给一个领导的,妹妹你先拿去戴,
等老爸出院了哥再给你正儿八经的礼物」「我也要给妹妹准备礼物」媳妇接着说。
「大、大伯,这、这不好吧」可可支支吾吾的语无伦次的不知道怎么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状况。

「还大伯啊」可可有些害羞的低下头:
「爸」「还有呢」我看了下儿子说。

可可迅速明白了我的意思,对着儿子和媳妇红红着脸说「哥、嫂子」媳妇走上前,
搂着可可。

儿子马上接上话:
「这就成了」儿子的表情喜形于色,
比老子还高兴。

我这心里呀,真是乐开了花——我突然想起不知道谁他妈说的句话,
什么是兄弟儿子、老子才是真正的兄弟!儿子和媳妇
没多久乐哈哈的走了临走前,儿子神秘的对我说了句,
「以后二天再来看老爸一次」儿子走后光天化日之下,
房间里我和可可二个人显得有些不自然想想昨天晚上的折腾,
我有些尴尬也觉得自己真是有点坏了。

可可也是,站在哪里,手都不知道往那放。
为了打破僵局,
我说了句:
「看看你哥给你带了块什么见面礼」可可拿起床上的小盒子,
打开一块非常精致的江诗丹顿女表。
「哇,好漂亮」可可由衷的发出欢唿声。

再一看里面保修的发票和卡:
「爸,
这、这太贵了」可可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盯住发票:
「二十七万啊」「爸——」可可为难的看着我。
「我是不是你爸」「嗯」可可回答道。
「他是不是你哥」「嗯」「以后必须天天戴上,
防水的」接着
我又说了句:
「现在就戴上」可可在我的注视下,
戴上了手表但整个姿势很别扭,带上手表的手不知道放哪里我看着,
偷着乐——就这样在医院里也有一个月了,与可可之间,
就像是亲人一样晚上,我有需要了,可可会主动帮我口交,
水平大幅提高。

也接吻,我也会抚摸可可的乳房,亲她的奶头。
只是,没再碰可可的下体。
冥冥之中,我想留着,我想为自己保存好也许是人生最后一块处女地。
我曾问过可可,为什么不拒绝我可可说,
她到医院一个礼拜找不到活别人一听是新手,
都不愿意。

而且这里的护工都是有帮派的,像她这样一个大学生根本就不适应。
就在她感到绝望时遇到了我,而且一下子支付了所有的钱。
如果她不是大学生,跑了,钱不就没了。
所以一开始就觉得我不是坏人。

信任我,并愿意为我做点事情。
至于后来发生的事,她说她是没准备的,
还说我实在太坏了稀里煳涂的,占了她全部的便宜。
儿子呢,也很喜欢这个天下掉下来的妹妹,
知道了可可家里的情况反正儿子有多套房空着,
过户了一套给可可打算让她父母都过来,妹妹也到上海来读大学,
可可是学金融的只要愿意,以后到儿子单位上班就可以了。

反正儿子也需要自家人做帮手。
但,但由于我改不了好色的念头,与可可间发生冲突。
可可妹妹高考成绩不错,按理可以到复旦读书没问题,
可妹妹喜欢地质类可可与我商量,决定回家做妹妹的工作。

反正我生活也可以自理了,就是洗澡麻烦点,
在医院不出门二天让儿子帮我洗下也没问题。
于是,儿子、媳妇与可可商量决定,媳妇开车与可可一起回江西做妹妹的工作,
女人之间好沟通嘛。

可可一走,我感到了寂寞。
单身这些年来,儿子也不希望我一个人,现在有了可可,
虽然谈不上以后的事情至少现在很幸福。
可可走后的第四天中午,可可来电话说妹妹工作已经做好,
准备一家人一起过来。

我正躺在床上百无聊赖,想着可可马上回来了我怎么见她比我还年轻的父亲姜丽端着鸡汤过来了,
可可不在姜丽经常来,与姜丽之间,自发生射精事件后,
亲近了许多。
我背后痒,儿子这二天出差没给我洗澡,
我让姜丽帮我抓抓。

姜丽知道我几天没洗澡了,
开玩笑的对我说:
「叔,
干脆我帮你洗吧反正中午我也没事。
」姜丽帮我洗,我还是有顾虑,着丫头有时疯疯癫癫的,
上次射精事件没告诉别人成了彼此间的秘密,
心照不宣。

姜丽看我支支吾吾的,「叔,还怕难为情啊」姜丽嬉皮笑脸的说道,
不过姜丽说话时脸也一下子红了起来。
我也借着台阶下,不洗澡确实难受。
「谁怕谁啊洗就洗,
难道你吃我不成」姜丽一听乐了:
「叔,
美的你吧你等下,我去换套衣服」姜丽想着,
给我洗会打湿她的衣服。

过了会,我看不出因为穿着白大褂,没觉得姜丽换什么衣服了,
手里多了个包包。
于是,姜丽帮我搀扶到浴室,浴室里姜丽已经事先放好二个凳子一个架子,
姜丽脱下白大褂吓我一跳,因为里面穿的是花的泳衣,
不算暴露但也挺刺激的。

姜丽看我发傻的望着她,
便说:
「给你洗,
等下我也要沾到的还不如这样方便」但我的下体瞬间就有感觉,
虽然这些日子有可可帮我发泄但遇到新鲜女人,
又穿着这样暴露的衣服没想法,那真是见鬼了。

姜丽麻利的脱下我全部的衣服,乐了。
「叔,怎么又翘了呢」我看姜丽有点害羞状。
「孤男寡女谁让你穿那么点点的,纯心诱惑我」我尴尬地解释道。
「谁诱惑您啊,把你美的」姜丽搀扶着我坐在一个凳子上,
把伤的那条腿搁在另外凳子上然后把伤的手搁在架子上,
这样洗澡时伤口就进不了水。

姜丽调好热水,开始给我洗头,洗完后,
不急着洗其它部位而是先把我头发吹干。
姜丽那么细心的照顾我,挺感动的。
然后姜丽仔仔细细的把我背部、前胸、手臂洗的干干净净,
我这时看姜丽的泳衣也湿的差不多了湿漉漉的泳衣下,
姜丽的身材暴露无遗太漂亮了。

而我的鸡巴自始至终没软下来,姜丽看见了,
我也知道只是默而不宣。
「姜丽,你身材、皮肤挺棒的,心肠也好」我忍不住夸起了姜丽。

姜丽微微停顿了下说:
「叔,您的身材也很好啊,
那有五十多的人还有肌肉的。

况且——」姜丽把到嘴巴上的话收了回去。
「况且什么啊」听到女人夸我正美滋滋的,
怎么突然不夸了。

姜丽用很小的声音说:
「叔,您下面挺大的,
而且持久力那么强比我老公都厉害」「啊」这时姜丽从后面扶我站起来,
我知道该洗屁股了。

姜丽给我臀部抹上淋浴液,仔细的把屁股每个角落都洗的干干净净,
我突然感到姜丽有个动作姜丽的手在我屁眼处停留会,
然后伸进一点点手指头再然后用水冲洗。
就那么插进屁眼的瞬间,特别的刺激,前面的鸡巴硬的更欢了。

洗臀部时,我站着姜丽是蹲着的,当从后面洗到睾丸附近,
姜丽的手从后面把我的鸡巴撸了一下他娘的,
刺激的又是一哆嗦。
「姜丽,你的手法很好的」「是吗」这时二个人说话明显有了淫气。

「好了,坐下吧」姜丽搀扶着我重新又坐下。

姜丽走到前面了:
「叔,该洗的都洗了,
这里要不要洗」这不是明知故问嘛。
「什么意思」「叔,我是怕你又射出来了」姜丽笑嘻嘻红着脸说。

「上、上回挺舒服的,谢谢你哦」其实我一直想表达,
没表达出来。
「是吗」姜丽装煳涂的应道。
既然如此,色心已经被激发起来,我也无所顾忌了。

「本来以为你的胸是假的,今天才知道是真的」我嘟嘟哝哝的进攻道。
姜丽的胸挺拔。
「你根本就不用带胸罩,否则可惜了」女人都喜欢听好话的,
姜丽被我夸的乐滋滋的。

「我想看看行吗」「喂,叔,不要太过分哦」姜丽说着,
就蹲在我前面开始洗起我翘了好久的鸡巴。
姜丽的手一碰到,我就被刺激的一哆嗦。
我从上往下看,虽然看不到姜丽的完整的乳房,
但乳房的边缘还是挺赏心悦目的。

姜丽捏住我的鸡巴,退下包皮,在清理污垢。
「姜丽,让叔摸下你这里好吗」姜丽头没抬,
继续洗着鸡巴鸡巴在姜丽手中带来的快感真是无以言语。
「老不正经,告诉你儿子去」想摸,但没敢摸,
姜丽是儿子兄弟的老婆。

我还是有顾虑的。
「叔,想射出来吗」姜丽一半是清洗我的阴茎,
一半已经是在玩弄欣赏了。
但我分不清姜丽是臭我还是真想帮我「嗯,
太感谢你了」我只有这样回答。

话音未落,鸡巴已经在姜丽的口中了。
「哇——」太刺激了,鸡巴头在姜丽口中带来的刺激,
像电流一样瞬间散发到全身好在这些日子有可可在,
否则一定又憋不住射出来。

姜丽的嘴比可可的嘴熟练舒服多了。
这时我已无所顾忌,伸出左手从姜丽的泳衣上摸下去,
姜丽也只是象征性的抵抗了下便任由我的手直接触摸到她的乳房——我得寸进尺的从后面解开姜丽上衣的扣子,
姜丽含着我的鸡巴也只是稍微扭动下身体便由我把她上泳衣松开。

在脱衣服时,姜丽松开咬着鸡巴的嘴,说了句「叔过分了哦」便配合我把上衣全部脱下仍在地下。
这时的姜丽上半身已经赤裸裸的,二个乳房暴露在我的眼前,
我忍不住把姜丽拉起来咬住姜丽的奶头亲了起来。
这时的姜丽与我平时见到端庄美丽的姜丽完全不同,
眼神中呈现出迷离的状态。

并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声——「叔,别——」我亲着姜丽的乳房咬着姜丽的乳头,
一把把姜丽剩下的短裤扒了下来左手迅速顺着姜丽湿漉漉的阴毛刺激她的阴道周围「叔,
这样我受不了的叔——」姜丽的阴道早已经湿的一塌煳涂,
我用二个手指头伸进姜丽的阴道并向前寻找姜丽的G点——然后我把大拇指插入姜丽的阴道前端G点处不断的刺激她,
中指插入她的肛门然后大拇指反过来在阴道里配合插入肛门的中指,
二个手指头不断的在她体内捏在一起摩擦上下移动
姜丽整个人抖动起来而且越来越厉害——在我手指头的作用下,
姜丽的身体开始扭曲呻吟声越来越连续、越来越急促——姜丽的双手扶着我的肩膀上,
崛起臀部微微张开双腿配合我手指头的进出——突然,
姜丽紧紧抱住我的头我知道,姜丽高潮来了——姜丽把我抱的紧紧的,
我的脸贴在姜丽的乳房上姜丽的二条腿紧紧夹着我的手,
腿伸的笔直笔直的我的嘴巴、鼻子被姜丽的乳房堵的有些窒息的感觉——当姜丽安静下来时,
我看到姜丽的脸不是红的而是惨白、惨白的,
一点血丝都没有我搂着姜丽坐在我好的一条腿上,
亲吻着姜丽靠在我肩膀上的——姜丽有点窒息了——许久
姜丽把我的腿都坐麻了她才缓过神来,
在我耳边轻轻的说:
「叔,

你这是什么手啊——」我看姜丽的脸上渐渐的有了血丝:
「舒服吗」姜丽有气无力的点点头——「来
扶我站起来你坐在洗脸池上去」「叔,这要干嘛啊」姜丽尽管不解,
还是麻木的按照我要求去做——当我站起来分开坐在洗脸池上姜丽的双腿,
姜丽明白了一瞬间想拒绝,但被我强硬的分开双腿——在我插入以前,

姜丽只说了一句话:
「叔你确定非要插进去吗」妈的,
这不是废话嘛我的鸡巴还硬着呢!这次没有过程,
我左手扶着挺起鸡巴对着姜丽的阴道插了过去——「慢点
叔疼——」姜丽配合着我尽可能张开双腿,手又扶着我怕我跌倒,
有气无力的姜丽迎接着我的鸡巴进入她的体内——开始,
我抽动一次姜丽就颤抖一次,慢慢的,她适应了我的鸡巴,
抱住我的肩膀迎合着我鸡巴的抽动——好久没插过女人了,
姜丽的阴道不宽阴茎一进去就被抱的紧紧的,
感觉太棒了——但插着、插着姜丽的阴道没了刚才那张紧紧抱住我鸡巴的感觉,
生过孩子的女人几乎都是这样的感觉我努力想射,
但射不出来——「我想插下面——」我说着就抽出鸡巴
沾了点边上的淋浴露在姜丽的肛门上。

当姜丽发现我意图时,已经晚了,我的鸡巴龟头已经插入姜丽的肛门里——「叔,
快拿出啦疼——疼——」我看着姜丽疼的呲牙咧嘴的表情,
勐的一推鸡巴完整的进入姜丽的屁眼里,姜丽瞬间被刺激的松开本扶着我肩膀的手,
头「咣」的一声靠在洗脸池后的镜子上——我鸡巴插入姜丽的肛门后
保持着不动的状态慢慢的姜丽疼的缓过神来,
正想说什么我轻轻的抽动一下鸡巴,她又呲牙咧嘴——就这样来回几次后,
姜丽的屁眼慢慢的适应了我的鸡巴我开始从小到大抽插起来——我不知道女人屁眼被插是什么感觉会不会有高潮但插入姜丽的阴茎,
很快有了兴奋点就在感到快射的前夕,我「噌」的拔出姜丽屁眼里的鸡巴,
只听见姜丽发出「噢」的一声于是我又又插入姜丽的阴道里——「叔,
脏——」这是姜丽发出最无奈的声音随后,鸡巴在姜丽阴道里一阵阵的抖动——射了——姜丽的表情,
无奈中带有埋怨埋怨中带有因刺激带来的失神——射完后,
我等阴茎完全软掉才离开姜丽的阴道姜丽半躺在洗脸池上,
闭着眼睛——搞了好久自己的也累了,我一屁股坐在凳子上,
等姜丽恢复过来——「叔您是第一位把我从天堂带到地狱的男人,
不知道是爱您还是恨您——」姜丽艰难的起来后说的第一句话。

姜丽重新把我搀扶到病房时,说不清是我搀扶她还是她搀扶我离开病房没有过多的语言,
走路的姿势也很搞笑——下午我醒来是他们催我打饭,
我还惦记着姜丽其它护士告诉我,护士长下午临时有事,
调休。

一直到第二天的下午,我重新见到姜丽,
能够看出她还带着疲惫但精神面貌已经基本恢复到往常,
那种职业女性所展示出来的美丽与自信。
姜丽烧了甲鱼带来的。

「叔,今晚别打饭了,
我都带来了」我看着姜丽:
「没事吧」姜丽走近我,
捏着我病号服里的鸡巴
用很轻的声音在我耳边说:
「叔,
我恨死您了!」就在这当口我和姜丽听见门口传来「哐」的一声,
回头一看可可回来了——地下掉着是她带来一包东西。

姜丽迅速的离开我,想保持一定的距离。
可可的脸色非常的差,因气愤而涨红了脸。
但可可什么话都没说,转身又出去了。
「可可」我喊道。

可可没理会我。
姜丽倍觉尴尬,她也隐约感到我和可可之间的关系非同寻常,
否则这个大学生怎么带上江诗丹顿姜丽与他老公的江诗丹顿的对表
就是他们结婚纪念日儿子送给他们的。

姜丽出去好一会,可可才进来。
可可脸色依然很差,但不提她刚才看见姜丽与我的事情。
「妹妹接来了」「管你什么事」哈,这小丫头吃醋了。
我心中暗想着。

整个过程,一直到晚上,可可都没理我,
扶持我躺下睡觉前撒完尿,
可可也恶狠狠的捏着我的鸡巴说了句:
「男人没个好东西!」说完,
就去外面的房间里。
第二天是被可可叫醒的,可可的眼睛红红的,
一定是昨天晚上哭过了。

我也不知道该和可可说些什么。
「爸,以后你不可以再和姜丽姐好的」这是可可回来正经的说的第一句话。
我被动的点了下头。
「你做不到,爸你就是做不到的!」可可气愤的用小拳头轻轻砸在我身上。

我顺势搂过可可,
在可可耳边轻轻的说:
「爸争取以后不犯这样的错误,
爸喜欢你——」可可抱住我哭了而且哭的那么伤心,
我被单纯的丫头也感动了只有紧紧的搂抱住她。
*******************************关于护理工的故事,
到此告一段落。

以后我与可可的故事,大家也想得出来,只是,
看到儿子心里怪怪的,我怎么他妈的把儿子好兄弟的老婆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