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羞辱之婚前受奸成孕
羞辱之婚前受奸成孕
 “哦,你结婚也太早了吧!?”高中同学们接到徐莹莹的请柬时,
几乎都是一样的反应。
相比于有些同学还在上大学,甚至连男朋友都没有,
自己却已经快结婚了她也觉得有些早。

高中毕业之后,到现在两年多,她换了几家公司打工,
都不甚理想。
与闺中密友古璇聊天时,常常感叹工作难做,
钱难挣。

古璇揶揄道︰“不是还有最后一招吗?!大不了嫁人算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她当真认真考虑了一下——毕竟父母的收入微薄,
还要供养妹妹上大学养家的压力也很大。
而现在的男友虽然缺点一大把,但是做物流赚钱多,
人也勤快她还是很满意。

所以当他提议结婚时,她同意了。
这天下午,快餐店的生意不多,徐莹莹就向店长说︰“今天我想早点下班,
行不行?”店长是个浓妆艳抹的四十多岁中年妇女
面相颇善打趣道︰“是不是又想男朋友了,还没结婚就想得不行了?!”徐莹莹面色羞红︰“马姐,
别取笑我了。

今天我给几个老同学送请柬,他们路远,我得早点去。”
临走时,马姐还恶作剧般的在她的丝袜长腿上摸了把,
开玩笑说︰“你男朋友真是有福气的人娶了这么个宝货。”
确实,徐莹莹面21岁的肉体已经完全发育成熟了,
拥有170公分的高挑身材胸前更是伟大无匹,
一对38D的豪乳伟大无匹使她的制服里好像藏了两个小西瓜似的,
雪白的肌肤配合着浅浅的化妆令人感到无比青春气息,
一头短发显得人很精干总以亲切的笑容照顾着每一位客人。

她匆匆忙忙出门挤上公交车,辗转两个多钟头,
总算将请柬送到登上回程的公交车时已经是傍晚近六点,
夏日的太阳落山晚虽还挂在天边,但已经没有了刚出门时的暑气,
她环顾四周没有几个乘客,而见到换车的站点还有相当的车程,
她就挪到一个靠窗的位置合眼小憩一会。

但在烈日下奔波劳累了一下午,她竟睡了过去。
睡梦中,她感觉到男友好象在抚摩自己,
弄得自己欲望勃发但却戛然而止。
等到惊醒时,察觉到下身湿了一大片,乳头也硬了起来,
羞的满脸通红却不敢当着别人的面前拿东西抹干,
只好怪自己发什么春梦。

而且她还发现车已过站,自己到了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境地,
后悔自己怎么就睡过去了。
在前面一站下了车之后,她急急地向一同下车的另一位男士︰“这里离最近的17路车站有多远?”那人戴着顶渔夫帽,
帽檐压得很低看不清楚眉目,只是低声说︰“很近的!翻过这座小山包就到了。”
徐莹莹按照他的指点走上山路,山虽不高,
但是树林却茂密人迹罕至。
她突然感觉后面有人急速奔来,回头一看,是那位戴渔夫帽的男子拿出刀子从后追近,
迅速以刀指着她强行把她拖进树林,她惊觉陌男子意图强奸,
慌忙挣扎无奈体力跟那人差天共地,越挣扎反而被捉得越紧。

她被挟持到一处无人的丛林,被胶布封嘴,又挨了狠狠两巴掌,
她痛得忘了挣扎手抚脸颊不停哭泣,趁着她放松反抗的时候,
那男子将她反手缚在身旁的大树上却放松了她的双脚。
那人却不急于玩弄她,只在翻看她的手袋,
拿出她的证件把玩。

“原来叫徐莹莹啊,二十一岁,年轻着那。”
那人翻了翻手袋,里面还有少许化妆品,却没有别的东西,
他叫着︰“竟然没有避孕套看来只好打真军。”
徐莹莹随即惊得面无人色,不停扭转身体挣扎。

那人走到她的面前,“急不及待吗?”问着她,
莹莹慌忙摇头。
“你想我带回避孕套?”莹莹仍旧摇头。
“那要我不戴套,是不是?。”
那人说完便扯着她的头发,迫她点头。
剧痛令莹莹万分不愿的点着头,眼角却流下屈辱的泪水,
这情景真的诱人极了那人伸出舌头将她的泪水舐去,
舌尖便顺势舔在她雪白的脖子上。

那人吻着、舔着她的面颊、耳珠、颈项,莹莹的脸上满布他的口水。
虽是爱抚的动作,但让徐莹莹觉得恶心无比。
他弯下身,扯下她的内裤,莹莹的内裤是粉红色的少女型,
早已湿透那人低下头抠摸她的阴唇,问她︰“我在车上玩得你很爽吗?”莹莹这才发觉下身湿透,
原来是眼前人卑鄙的所为。

那人继续说道︰“你的阴户很美,你看两片阴唇还是粉色的,
我原本以为你很少作爱呢很快便发现估计错误了︰你不是很少作爱,
而是从未作过爱!”“很难得啊!二十一岁的处女。”
那人继续以言语剌激着莹莹。

对于被色魔发现仍是处女,莹莹羞得面红耳热。
“没人替你开苞吗?那我吃亏些,就由我替你破处开苞吧,
我开苞经验丰富保证事后你有深刻回忆。”
他抓着莹莹的衣领,双手一分,将她上身的衬衫硬生生撕破,
露出了一件白色的性感胸罩。

三角形的罩杯遮挡不住硕大的奶子,竟有一半雪肤露了出来。
乳头在薄薄的罩布上印出清晰的两点,令他看了血脉贲张,
一把扯下乳罩两手各抓住一只把玩。
“38北奔级?”明明看到胸罩的标牌,
色狼却明知故问莹莹无奈地点点头。

色狼深吸了一口气,徐莹莹是所见过的女人当中胸前最伟大的,
在她的身上充分表现了人类战胜地深吸力的成果,
他一边一只揉动她的乳房将莹莹的乳头含进嘴入,
以舌根挑逗充分感到莹莹的乳头在他的嘴里硬涨起来。

他不时以牙齿咬扯、吸啜,手指则大力扭弄着莹莹的乳房,
他随即脱去莹莹剩余的衣服取出相机不停拍下她的裸照,
莹莹不断扭动身体却不知她越挣扎,拍出来的效果则越淫乱。
色狼又拿出一个精致的DV,放给徐莹莹看,
她看了之后羞得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原来尽是偷拍她在车上的裙底风光……先开始镜头对准自己的被肉色长筒丝袜包裹的莲足,
手隔着丝袜轻轻抚摩见徐莹莹没有反应,手就伸到她的短裙上,
轻轻揭开手掌慢慢抚弄她的大腿根部,另一只手则隔着衬衫,
大胆地玩弄她的双峰。

手抚弄的动作越发放肆,而徐莹莹却毫无察觉。
停止在少女胸前的动作后,手集中在她的腿上活动,
那双手贪婪地摸着她的每一分肌肤慢慢将手移到大腿内侧,
“你的大腿真是光滑隔着丝袜摸得我都快射了!”那人粗鄙地说道,
徐莹莹却羞得面红耳赤将头扭向一边。

那人却揪住她的头发硬逼着她看,镜头中那手慢慢上移,
不一会已停到大腿尽头手指隔着内裤玩弄着她的阴部,
或许是怕弄醒她所以不敢用力慢慢以手指在她的阴唇上不停打圈,
很快徐莹莹的内裤就湿了一片更要命的是她竟然会轻声呻吟起来,
声音虽不大但徐莹莹发现自己在陌生人的撩拨下竟然会有这样的反应,
羞愧难当那人将她的短裙扒去,这样她下身除了丝袜凉鞋之外就不着片缕了,
阴户完全暴露在空气中。

而上身虽还有一件白色短袖衬衫,但是早已被撕破,
乳罩也早被扯下仍到一边,一对豪乳落入人手,
那上面也尽是黏黏的唾液情形极其淫糜。
那人低下身,将徐莹莹的双腿扛在肩上,
放肆地舔着她的长腿隔着丝袜从脚趾舔起,再是足踝,
小腿大腿。

徐莹莹觉得脚面上黏黏的尽是口水,恶心至极,
壮着胆子骂了句︰“变态!”那人却哈哈一笑︰“我就是变态
我就是喜欢变态。
待会儿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变态。”
他接着说︰“知道为什么我不把你的腿脚束缚住吗?就是因为我喜欢看到女人被奸污时双腿狂乱抖动的模样。”
他说话时还带着笑容,徐莹莹却觉得非常恐怖,
吓得什么都不敢说了。
那人张嘴将徐莹莹的阴蒂紧紧吸住,以牙齿轻轻的咬着,
舌尖儿在上面不住的使劲儿摩擦。

徐莹莹的蓓蕾,被色狼一下子咬在嘴里,吸来舔去的嚼弄。
先前乳房被玩弄时,自己的反应就很不争气,
乳头竟然被那人的舌尖含弄得硬了起来此番感受更加勐烈,
快感如同决了堤的河水在阴户里汹涌奔腾,沿着背嵴一阵阵冲上心头,
四肢腰身全在这快美难言的波涛里漂浮着颤抖个不停。

她本就不是什么贞烈女子,只是再平凡不过的小女子,
怎敌得过人性的本能她的头不停的摆动,两边颧骨泛红。
她实在忍受不了这种方式的挑逗,情不自禁地嘴里模模煳煳的呻吟着︰“……啊……啊……啊呀……啊……啊呀……”那人见徐莹莹已经抵受不住,
将阴蒂死死咬住用力的舔吸。

忽然被她的两条大腿一下子并拢过来,把脑袋给紧紧的夹在中间不放,
知道她快达到高潮了故意将头抽开,将她双腿大大分开,
几乎扳成一字型换了支手指继续撩弄她的阴核。
很快一股白色的粘稠液体从徐莹莹的阴户激射而出,
射到色狼的衣服上而余下的液体则顺着大腿内侧滴落。

“看你多淫荡!”色狼故意捻了一点阴精送到徐莹莹面前。
“刚才让你爽了,现在该你让我爽了。”
那人动手脱去裤子,乌黑油亮的阳具高企,
如同蓄势待发择人而噬的毒蛇,徐莹莹看到如此狰狞的事物,
刚才不理智的快感消失殆尽吓得忙不迭地求饶︰“求求你放过我,
不要不要弄我,我月底就要结婚了。”
“哦,那就更不能放过你了,我总得送你点结婚礼物吧,
不如就以我宝贵的男精来表表心意吧顺便送你的丈夫一顶绿帽子戴戴。”
徐莹莹几乎快绝望了,那人又说︰“你的处女我是要定了,
本来想把你身上的洞都玩个遍的看你快结婚了,
我就客气点。

你不是做快餐的吗?我给你几个套餐,一定得选一个,
要不就弄死你时间有限哦,快点选。”
他狞笑了一声,把肉棒儿对准了徐莹莹的阴道,
将龟头塞在两片儿阴唇之中。

“一,开苞特餐,加蜜汁肉棒。”
“二,开苞特餐,加波霸热狗。”
他以身躯紧压着莹莹,双手分开她的大腿,
扛在腰际把她整个以直立式紧压树上,他的阴睫挺直,
一部份的龟头插进莹莹的阴道当中。

“三,开苞特餐,加后庭花。”
他的龟头已经完全没入,徐莹莹却听得半懂不懂,
急急问道︰“什么是后庭花呀?”“就是弄你的屁眼啊。”
色狼舔着她的乳头,邪恶地说,下身又近了一步。

“那波霸热狗呢?”徐莹莹已经感到他的阳具顶到处女膜了,
本能地想推开但是身后是大树,而两腿也被扳住,
动弹不得。
“波霸热狗就是拿鸡巴插你的乳沟啊!你男朋友没有跟你玩过吗?真可惜了这对好奶!”徐莹莹还想再问“蜜汁肉棒”,
但下体感到他的龟头蠢蠢欲动情急之下大叫道︰“一!一!一!”“一什么?”“一号餐!”她的语调带着哭腔。

“一号是什么?说出来!”那人紧紧匝着徐莹莹,
要做最后的冲刺了。
“开苞特餐,加蜜汁肉棒。”
她还没说完就撕心裂肺地尖叫起来,接着就“呜呜”地哭了出来。

因为她的处女膜被色狼轰破。
霎时间,一阵刀割一般的火辣辣的疼痛,使她禁不住“啊呀”的一声,
疼得眼泪直流她摇头挣扎,两腿本能地勐蹬起来。
她哭半是因为破处的痛苦,半是因为二十一年的贞操被色狼占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