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公主与驸马
公主与驸马
 公主和驸马到底是不是感情不和,
到场公子小姐的是最清楚的自无夜国开国以来,
还没有哪位男子敢当众剖白心意男子当以官途为重,
太过记挂着儿女情长会让人看不起偏偏顾承凌就敢这样! 那些闺秀一边觉得顾承凌这样做不对,
一边又羡慕安然若是自己以后的夫君能有顾承凌一半的用心,
也就足够了。

 安然反应过来之后,心中不免有些复杂,
她一再提醒自己顾承凌对自己不是真心的,他只是想利用,
却还是忍不住被他吸引踏进他温柔的陷阱中。
 「顾兄,你不能因为公主殿下在那边就故意放水吧,
眼看着要赢的局面被你三个问题全葬送了。

」顾承凌那边,已经有人在打趣他了,其他人也七嘴八舌地开始「讨伐」起他来,
算是解了这个尴尬的局面。
 顾承凌对着安然微微一笑,再把目光放在众人身上,

笑道:
「对不住诸位我自罚三杯可好」 淑妃远远看着,
几乎要咬碎一口银牙凭什么那个人和她的女儿都能得到别人的真心呵护,
特别是安然明明被自己养成了草包,顾承凌大概是眼睛瞎了,
才会喜欢上她! 在众人起闹让顾承凌喝酒时

安然身边的人小声对她说道:
「驸马对您真好。

」 安然诧异地看过去,发现是那女子眼中带了些羡慕,

她不由问道:
「你不怕我」 那女子真诚地笑了笑
「我想能让别人真心地爱慕的人,一定不是坏人。
」 安然蹙了蹙眉,「真心爱慕」若是真心爱慕,
又怎么会想要置自己于死地呢 那女子听见她的疑问

继续道:
「驸马看着您的时候眼里的东西和看别人的时候不一样。

」 直到坐在回程的马车上,安然脑海中仍然回旋着那女子的话语,
顾承凌真的是喜欢自己的吗 突然手中抱着的盒子被人抽走,
安然下意识地伸手去抓却扑了个空,顾承凌举着盒子,
勾唇看着她「想什么呢,
这么入神」 安然下意识道:
「没什么。

」随即才反应过来有些欲盖弥彰的嫌疑,看了他手中的盒子一眼,
没有再说话。
 「让我看看淑妃娘娘送了什么小礼物,
怎么说也是我帮你拿到的该有我的一半。

」顾承凌一边说一边打开盒子,一股淡淡的花香从盒中飘了出来,
是时下贵女间流行的花茶不算贵重,却胜在别致用心。
 安然抬眼瞥了一眼,「你喜欢就给你吧。
」 这话怎么听都有些挖苦的意思在里面,
他一个大男人喝花茶传出去岂不是要沦为全城的笑柄他赶忙合上盖子,
将盒子送回安然手边。

 安然拨开车帘看着路上的行人,
状似不经意道:
「父皇希望平息流言,
随便做做样子就行了不必那样。
」 「不是因为皇上的旨意。
」顾承凌的语气是少有的认真,透着一丝严肃。

「我心悦你,这是我一直以来都想对你说的话。
」 安然的睫毛颤了颤,仍然将目光放在窗外,
没有回头有种要问他的真实身份的冲动,却生生忍住了。

最后只是低低地说道:
「我知道,你从刚成亲就心悦我。

」 「不是。
」顾承凌果断道,「从临央阁那次,我才发现自己对你有些异样的情愫,
细细想来大概是从宫宴第二天开始的吧。
」 安然此时连自欺欺人也做不到了,
宫宴第二天正好是她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二天,
顾承凌居然没有喜欢上原主却喜欢上了自己么紧闭的心门好像被他敲开了一小个缝隙。

 「你……」她刚说了一个字,马车就停了下来,
「公主到府上了。
」 她将即将说出口的话埋在心中,越过顾承凌下了马车。
顾承凌紧盯着她坐过的那块地方,出神地想,
如果她刚才能有机会把话说出口她会说什么他对这个答案既有些期待,
又有些害怕。

 用过晚膳之后,安然独自在府上绕了几圈,
突然想起自己出门前看的话本又急匆匆地赶回房间,
却没有找到。
她梳理了一边思绪,早上顾承凌进来之后她就随手扔在桌上了,
莫非是打扫房间的丫鬟替她收起来了 她将丫鬟叫进来问了一遍
她们却说没有见到那本书安然皱了皱眉,算了,
不见就不见了吧等哪天再让人买回来,她把丫鬟赶出去,
又重新拿了一本自己的「珍藏」看了起来由于太过入迷,
连顾承凌接近门口的声音都没听到。

 直到门突然被打开,她才勐地抬起头来,
看见是顾承凌时还刻意地将书合上用身子挡了挡。
 顾承凌看见她的动作时,脸上多了一层黑气,
早上才被自己「没收」了一本现在又开始看这种书了他故意走到她面前,

问道:
「公主在看什么书这么入迷」 「没什么,
就是一些民间故事无聊的时候看一看。

」安然镇定道。
 顾承凌挑了挑眉,「是吗,我也很感兴趣,
不如我们一起看」说完就伸手去拿那本「民间故事」。
 安然赶忙一把扯住,二人都拽了一个角,
一时僵持不下顾承凌眼神瞟了瞟封面,《与侍卫幽会的日子》,
脸上才刚刚压下去的黑气又浮了起来安然见他已经看见了书名,
也就松了手让他把书拿了过去,面上浮现出些许尴尬之色。

 顾承凌拿过书随意翻了几下,就扔到一边,
撑在桌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安然「你是在怪为夫没有满足你么」 安然一把推开他,
「你胡说什么呢我不过是无聊,看这些解闷罢了。
」 顾承凌重新拿起书,搬了一个凳子坐在她旁边,
「正好我也无聊要不咱们一起看」没给安然拒绝的机会,
一手放在她腰上防止她起身一手翻开书页,安然一瞟书上的内容就炸毛了,
「你你无耻!」 顾承凌只是随便翻的,
没想到会翻到那种内容还配有插图,没比春宫图含蓄多少。

原本只是想刺激一下她,让她以后都别看这种书,
如今温香软玉在怀竟有了其他想法。
****安然有些躁动不安起来,挣扎着想要挣脱他的掌控,
可她到底低估了顾承凌的力气他若想让她乖乖坐在凳子上,
她又怎么可能挣得开。

 他将下巴搁在她肩上,把书放到她面前,

一本正经道:
「不是喜欢看么一起看。
」 安然眼神飘忽,就是不去看书上的内容,
顾承凌对着她的耳朵轻吹一口气「你若是不想看,
为夫念给你听可好」 安然闻言又要弹跳起来
却被他紧紧按住
用不紧不慢的声音念着书上的内容:
「梅娘路过花园的假山旁,
冷不防被一只大手扯入其中男人全身上下都充满了侵略的气息,
大手扯开她轻薄的裙衫粗砺的唇舌在她纤长的玉颈上游离……」 念到这里,
他转头朝安然的脖颈唿了一口气握在她腰间的大手也不安分地摩挲起来,
安然心中一慌下意识地就要去抢他手中的书,
却被微微拿远了些微微一笑,「还没念完呢,
公主这是做什么」一双黑沈的眼眸中写满了戏谑。

 安然挣扎了几下,很快被他镇压,「放开我,
我要去睡觉了!」她不由低吼道。
 「天色还早,不急着睡觉,倒不如做一些有趣的事。
」顾承凌慢悠悠道,比起她平时对自己颐指气使的样子,
他倒是更喜欢看她现在手足无措的模样。

 安然看了他手上的书一眼,
不由急道:
「顾承凌,
别忘了你的身份本宫命令你放手!」 顾承凌闻言转头在她羊脂般的玉颈上舔了一下,
力道不轻不重却无比色情,「作为你的夫君,
我又怎么会忘了自己的身份呢」 「你!」安然被他堵得无话可说

眼睛不经意间瞥到书上的内容:
梅娘身子一软
久旷的下身突然泛起一阵痒意面前的男人有着强壮的身体,
恐怖的力量她内心极力抗拒,她已嫁为人妇,
不该与他人苟合可身体却对这个男人充满了渴望。

最终,她还是决定反抗,双手紧紧抵在男人胸口,

口中喊道:
「不要住手!」男人停下动作,
看着眼前发髻散乱衣衫不整的少奶奶,粗糙的大手掀起她的裙摆,
顺着她的腿根爬了上去摸到她有些湿润的下体,
另一只手将她的头抬起来看着自己「还说不要,
不过亲了几下就湿了让我代替你的夫君疼爱你,
不好么」 刚看到这里顾承凌就将手中的书拿远了些,

贴着她的耳朵道:
「让为夫来疼爱你不好么」说完便含住她精致小巧的耳垂,
色情地上面舔了又舔。

与书中那个大胆侍卫的动作一般无二! 「不……唔……」安然拒绝的话还未说出口,
就被他封住了唇舌手中的书本已被他随意地丢到一边,
一手放在安然的后脑上制止她逃离,一手在她纤细的腰间游移,
所过之处带起一阵阵细小的电流安然的身子渐渐软了下来。

 那只侵略的大手并不只只满足于此,
竟是与那书中描述一般从安然下摆钻了进去,
微凉的手指在光滑的小腿上划过渐渐向上移动,
从膝盖开始顺着大腿内侧慢慢接近她的腿间。

 安然突然用力挣扎起来,顾承凌顺势将她推到圆桌上,
茶具被扫落在地发出一阵巨大的响声,听到小丫鬟靠近的声音,
顾承凌放开安然的唇
命令道:
「不许进来,
让其他人不许靠近。

」 安然没有出声,她可不想别人看到她如今的丑态。
她上半身被顾承凌压在圆桌上,头上钗镮歪斜,
上身衣服还算齐整下身却从裙摆钻进了一只可恶的大手,
那只手的之人正置身于她的双腿中间健壮的身躯压在她身上,
二人双唇之间只不过隔了三寸的距离鼻息相交。

 「放开我……」安然微喘道,娇艳欲滴的红唇开开合合,
顾承凌眸色不禁深了几分。
大手毫不犹豫地扯开她的亵裤,覆上她娇嫩的花瓣,
却摸到了微微的水渍。

 「呃……」安然下身一颤,绷紧了身子,
竟对他的触碰起了反应。
 顾承凌看着她,笑容里带了几分邪气,
「还说不要不过亲了几下就湿了……」 安然心中又羞又恼,
他竟按照书中的内容调戏自己!是这具身子太过敏感
与她没有关系。

「我就是不想要,放开我,你想以下犯上吗」安然冒着火的眸子瞪着顾承凌,
那眼神中带了一丝倔强让人忍不住想要征服。
 「可是现在在下面的人,是公主……」顾承凌轻声说完,
就覆上了那张觊觎已久的小口大舌闯入其中,
逼着她与自己交换津液。

一只手从她的衣襟内探了进去,在她饱满的双峰上划着圈抚摸,
时不时在两个小凸起上轻轻刮弹引得安然一阵颤栗,
喉中发出嘤咛之声。
 等到他终于放开安然的小口时,安然已经在他的抚摸下全身酸软,
提不起反抗的力气发髻散乱地躺在圆桌上,双腿无力地垂在桌边,
顾承凌趁机剥了她的衣服暴露出她纤细美丽的身体,
白皙无暇的身体与黑色的圆桌对比强烈最能激起男人的兽慾。

 顾承凌眼中充满了浓烈的慾望,忍不住将唇送到她脖间,
用力吸吮起来。
 「不要…放开…」安然将手撑在他的肩上,
却软绵绵的提不起力道,顾承凌捉住她的小手,
手指强势地插入她的指间与她十指相扣,只这么一个动作,
也带了浓浓的侵略性。

 唇舌渐渐下移,灵活而坚韧的舌尖在她乳房上划着圈,
整个乳房上都带了水渍他将坚硬的乳首含入口中,
轻轻啃噬着安然口中发出一阵呻吟之声,乳房在他的抚摸之下又涨又痛,
连带着下身也有了一丝痒意。

 顾承凌抬眼看了她一眼,似乎对自己的杰作很满意,
他放开安然的手两只有力的大手在安然胸前捏抓挤压,
灵活的大舌将含入口中的乳首左右拨动在手指的挤压下,
将娇嫩的乳房吞入得更多彷佛要把整个乳房吸入口中一般。

 安然脑中一半是快感,一半是疼痛,
耳边充斥着他吞吐自己乳房的「啧啧」之声她脸上挂满了泪水,

断断续续地哀求道:
「不要了…停下…」****房间内回荡着淫靡的「啧啧」之声
其间夹杂着女子犹如猫叫般的微弱呻吟以及断断续续的求饶声。

身材健壮的男子将赤裸着上半身的女子压制在身下,
贪婪地吸吮着女子雪白的双乳女子无助地躺在圆桌上,
低泣着求饶。
 「够了…不要…呜呜…」显然是被欺负狠了,
安然语无伦次地发出求饶声。

 远远不够!顾承凌心中想着,得再欺负得厉害些,
让她躺在自己身下梨花带雨地求饶才好!这么想着,
大手用力扯下她身上的半身裙毫无阻碍地抚上她腿间娇嫩的花瓣。
温暖的水渍从花瓣内流出,顾承凌手上沾着水渍,
在紧闭的花唇上摩擦了几下引得安然一阵颤抖。

 「不…住手…」安然想要合拢双腿,
不让他触碰自己的秘密之地却将他精瘦的腰身夹在自己腿间,
像是要刻意求欢一般然而她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反而是顾承凌腰间被她一夹,竟生出许多酥麻感,
下身的硬物更是涨大了几分。

他附到安然耳边,
吸着她的耳垂道:
「你就是个妖精!」 「啊…」安然正想把头偏向一边,
下体就闯进一根细长的硬物顾承凌被她这么一刺激,
竟是忍不住将自己的一根手指插了进去! 安然才经历了一次房事,
且那处又生得窄小虽然插入的只是一根手指,
却也受了不小的罪仅靠甬道内的花液还不足以达到润滑的目的,
那根手指只进入了三分之一就被绞得寸步难行
不能再进半分。

安然的小穴被撑得发疼,她绷紧了小腹上的肌肉,
面上流出不少泪水来。
 顾承凌另一只手放在她小腹上按摩着,

附在她耳边道:
「放松些才不会这么疼。

」他也没想到会这样,已经是第二次了,却还是这么紧。
 「不…你把手拿出去…」安然才不会如他的愿,
让他为所欲为。
 「那为夫只好用自己的方法了。

」顾承凌语气中带了一丝狡猾,只见他在安然腰间的某处按了一下,
安然就如同被抽干了力气一般连夹在他腰间的双腿也垂了下去。
「只好委屈娘子一下了,等进去了,为夫就……」下面的话并没有说完,
因为他已经趁此机会将手指一插到底安然发出一声极重的呻吟,
清秀的眉毛皱到了一起。

 「呃…住手…」安然一只手刚刚抬起一点,
又无力地垂下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欺辱自己。
「马上就好了……」顾承凌一边说着一边封住她的唇,
放在她体内的手指缓缓抽送起来初时安然还会从喉中发出痛苦的呻吟,
后来那呻吟声渐渐没有了甬道内流出更多的水液,
顾承凌趁机又加入一指在窄小的穴内艰难地抽插起来。

 安然在他的抚弄下渐渐动情,下体流出更多的水液,
顾承凌见时机已经成熟解开腰带,放出灼热的欲龙,
「啪」地一声抽打在娇嫩的阴户上倒是将安然抽醒了几分。
火热的蘑菇头在穴口试探着,每一下都戳得安然胆颤心惊,
她虽然看不见下身的情况却也能想像那火热的巨棍蓄势待发的模样,
上一次被它鞭笞的阴影还未散去。

 她喉中「呜呜」叫着,心中止不住的恐惧,
顾承凌显然也察觉到了她的情绪放开她的唇想要安抚一番,

安然却立刻道:
「不要
放开我!」顾承凌亲了亲她的唇角道:
「别怕,
马上就好。

」复又堵上她的唇,一手扶着下身的火龙,在湿润的花唇上草草摩擦了几下,
迫不及待地插入。
因着花液的润滑,竟将硕大的蘑菇头挤了进去。
 安然发出一声痛苦的低鸣,脸上的泪水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
顾承凌不想伤害她一边吻着,一边将手放在她的小腹上按摩,
感觉到她小腹上的肌肉放松些后便一鼓作气挺了进去,
将粗大的肉棒插进去大半安然再次发出一声哀鸣。

 巨大的棍棒粗暴地将窄小的花穴撑开,
又痛又胀彷佛要被撑坏了一般。
安然身体止不住地颤抖起来,穴内紧致而温暖,
绞得他忍不住想要大力抽插。

他看着安然可怜的样子,还是咬牙忍了下来,
唇下的吻变得细碎温柔大手在她颈侧和双臂间抚弄起来,
待看到她眉间的褶皱平缓之后才缓缓移动棒身,
在穴内浅浅抽插起来。

 安然口中虽然还是会发出低吟,声音却比之前要小很多,
他借势加快速度连插入的深度也增加许多,安然喉中又频繁地哼哼起来,
可这次尝了甜头的顾承凌却忍不住了双手抱住她的臀部,
棒身对着穴内发出几个深顶乌木圆桌被顶得移位,
划过地面时发出吱吱的声音。

 安然眼角不可避免地留下两串泪珠,
体内的棍子又粗又长连续的顶入像是要将她的肚皮给顶穿一般,
可她偏偏阻止不了只能看着那可怕的棍子在自己体内作恶。
 顾承凌快速而有力地抽插了数十下,
才想起安然的力道还被自己封着便趁着一个深挺的档口解开了她的穴道,
直起身子将她的双腿挽在手臂上肉棒退出到穴口三分之一处,
又重重顶入眼看着安然的平坦小腹由于自己的顶入而鼓起一个小包,
他眼中的火热更甚。

 「啊…啊…不要…」安然断断续续地喊着,
身子被他顶得一阵摇晃她抬起软绵绵的手臂,
向两人结合的地方探去想要将正在鞭笞着自己的那根大棍子抽离,
却突然碰到火热的棒身上面沾满了湿滑的花液,
安然被烫得一阵哆嗦还是下定决心一把抓了上去,
顾承凌忍不住「嘶」了一声冲刺的动作被迫停止,
危险的目光朝安然看了过来毫不费力地把她的小手从肉棒上拿了下去,
固定在她的身侧「为夫知道你喜欢这东西,马上就满足你!」连话语都带了十足的危险。

 火热的肉棍再次重重顶了进去,力道比之前还要勐烈几分,
安然被撞得只能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不…求求你…停下…」显得无助而又可怜,
却不知这样低泣求饶的美人更容易激起男人的兽慾。
****顾承凌将安然白皙修长的大腿挽在强健有力的臂弯中,
盯着安然无助哭泣的面容身下挺动,肉棍直进直出,
安然口中又发出一阵低泣求饶之声纤长的手指紧紧抓住桌沿,
以此来固定自己风雨飘摇的身体。

每一次的撞击都像是要撞进她的心口一般,疼痛中带着一丝微弱的痒意。
 安然不过才初经人事,且那处又生得窄小,
虽然穴内已经流出大量蜜液但抽插起来还是有很大的阻力,
穴壁上的嫩肉像是长了小嘴一般用力吸着硬烫的棒身,
若是个意志不坚的恐怕刚插入就得被夹射。

 「乖安然,放松,嗯」他一边说着,
一边往安然体内一个深顶话尾语气微微上挑,
也因顶入的动作气息有些不稳却带了难言的诱惑。
 随着他的冲撞,安然发出一声呻吟,

却还是坚定道:
「你、你做梦!」分明不想再与他扯上任何关系
却两次都被他压在身下! 顾承凌也料到她不会配合

轻笑一声道:
「既然安然害羞那不如让为夫来帮你。

」说完便双手挽着她的膝弯,把她的大腿分到最开,
穴口在拉扯中被拉开了些如此一来,抽插的难度要小很多,
顾承凌固定住她的双腿打桩似的在她腿间冲撞起来,
硬挺的肉棒尽根没入他还犹觉不够,恨不得将两个卵袋也塞进去,
白嫩的腿跟被撞得通红随着他的抽出穴内粉红的嫩肉也被带了出来,
插入时又被狠狠地拽进去。

 「不…放开啊…啊…」安然来不及阻止,
他就已经快速而又勐烈地撞击起来火热的肉棍将她的小肚子顶得鼓起,
凶狠地像是要将她的肚皮戳穿一般无论她如何反抗,
都逃脱不了他的魔爪。

 「你…这个…混蛋…」即便被肏得上气不接下气,
安然还是忍不住骂道为什么他非要不顾自己意愿,
对自己做这种事 「还有功夫说别的看来为夫得加把力了!」顾承凌下身的速度不减反增,
快速抽动着安然被肏得发出一阵连续的呻吟,
无暇说出骂人的话来。

 顾承凌挽着她的腿,健硕的身躯向她压了上去,
他身上的衣服依然穿得整齐只从裆部露出一根火红的肉棍来。
安然被他一阵阵的抽插弄得快感叠起,呻吟声越来越高亢,
眼看着就要泄身可他抽插的力道和速度分毫未减,
甚至还将上半身压到她的身上发泄的慾望越来越强烈,
她忍不住将双手紧紧抵在他的小腹用力推拒着,
企图以此来减弱他的进攻。

 穴内越来越软,安然的叫声越来越激烈,
他知道她快要泄身了却坏心眼地越顶越重,越顶越深,
她抵在他小腹上的手并未起到任何作用只会让他更兴奋而已。
在他的重顶之下,她高唿着泄了身子。

硕大的蘑菇头破开花壁,被温热的花液浇了满头,
顾承凌颤抖了一下险些射了出来。
他上身贴近安然,几乎要把她压得喘不过气来,
她怎么能这么诱人湿润的发丝紧贴在艳丽的脸颊上,
泛红的眼角挂着晶莹的泪水红红的小嘴开开合合,
连白皙的脸上也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粉色这一切都在诉说着被欺负后的可怜,
可顾承凌此刻却生不出怜惜之情来只恨不得再将她欺负得狠些才好! 他封住那张诱人的小嘴,
趁着她刚泄了身子肉壁松软,大开大合地开始肏干起来,
安然还没缓过气来又遭到他的侵略,喉中不断发出反抗的呜咽声,
眼睛怒瞪着顾承凌若是能开口,必要骂他一声禽兽。

 乌木圆桌被撞得咯吱响,彷佛下一刻就要分崩离析,
在着响声中夹杂着低低的呜咽声安然被他压着抽插了百馀下,
又泄了一回身子顾承凌也正好停下动作,将依然坚挺的肉棒抽了出去,
看着脱力躺在桌上的安然她双眼无神地盯着屋顶,
大口喘息着檀口微张,像一条濒死的鱼儿一般。

 桌子上已经聚集了一小滩花液,滴滴答答地落到地上,
满屋都是淫靡的气味。
 顾承凌将双手从安然腋下穿过,把她抱了起来,
安然以为他是要抱自己到床上休息
语气不善道:
「放开我…我自己过去…」 顾承凌却轻笑一声,
「原来公主喜欢到床上可为夫今日想换个花样。

」 安然错愕地看着他,竟有些不懂他的意思,
下一刻下身被一根磙烫的东西顶住,她才明白过来,
这个混蛋居然还要再来,而且还是以这样羞耻的姿势 「你无耻!放我下去!」安然恐惧地叫道。
 他不知何时脱了衣服,坚硬的胸膛贴着她的柔软,
他一手托着她的臀部一手扶着肉棒插入穴内,
紧接着托着她臀部的手一放肉棒重重地刺入她体内。

 「啊!疼…」安然疼得小脸煞白,这个姿势下,
肉棒入得极深在重力之下,竟顶到了宫口,顾承凌也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
硕大的蘑菇头被窄小的宫口紧紧夹住竟是从未有过的舒爽。
他将安然的臀部托起一些,再重重放下,再次顶到了宫口,
连续快速地撞了十几下宫口竟是被他撞得松了些,
他心下一喜是不是继续努力,安然就能怀上他们的孩儿 安然小腹又麻又疼,
除了前面几下比较疼之外后面几下已经缓解许多,
她双手本能地环在顾承凌颈上被他撞得上下颠簸,
口中发出一声声呻吟火热的棒子捅得她小腹像是要烧起来一般,

顾承凌一边肏一边道:
「叫我夫君求我轻一点,
我就放过你。

」 安然止住即将溢出口的呻吟,
咬牙道:
「你…做梦…」 顾承凌又是一个深顶,
「看来公主是更喜欢这样!」说完便狂风骤雨般地抽插起来
肉棒在穴内进进出出快得只能看见一段虚影,
安然发出一阵失控的呻吟顾承凌继续让她叫夫君,
初时她还能坚持后来便被他肏得极度失控,沙哑着声音又是叫夫君,
又是求饶顾承凌听了非但没有放过她,反而还抽插得更加勐烈,
抱着她满屋子走将她按在衣柜上肏,推在门板上肏,
压在地上肏……****熹微的晨光中
顾承凌赤裸着上半身一手支在床上,默默注视着身侧的女子,
他上身比例匀称秀美之馀却不显得女气,只是白皙的背上无端多了几道红色的划痕,
平添了几分暧昧的气息。

 安然紧闭着眼睛,没有丝毫要醒来的迹象,
雪白的小脸上挂着几道交错的泪痕眼角红红的,
脖颈和胸前多出几道青紫的吻痕顾承凌看着这些痕迹,
眸色深了几分一想起昨夜她气喘吁吁地叫自己夫君,
向自己求饶的模样下身就控制不住地立了起来,
可是他的眼神很快暗淡下来昨夜那般欺负她,
等她醒过来定会更加疏远自己。

 看着她乖巧可怜的模样,他忍不住在她眉间映下一吻,
轻轻将被她压着的手臂抽出来随即翻身下床,
该去上朝了不出几日,皇姐就要抵达无夜都城,
有些事情也该早做准备了。

 他轻手轻脚地穿好衣物,净面也挪到隔壁房间,
临走时还吩咐小丫鬟不要进去打扰知道她好面子,
不愿让别人看到她这个模样。
 小丫鬟听到他的吩咐,不禁脸上一红,
昨夜的战况有多激烈她可是亲耳所闻自从茶杯落地,
驸马又吩咐不许进入后她到底不放心,以为公主和驸马吵架了,
躲在不远处听了一会儿房间内渐渐传出公主的呻吟声,
她羞红了脸本想离去,却想起驸马吩咐别让其他人靠近,
只好站远了些可屋内的声音还是传进了她耳中,
公主又是哭泣又是求饶可驸马就是不放过她,
圆木桌摇得咯吱响她听得面红耳赤,公主和驸马居然在圆木桌上…… 公主的哭泣声就没有停过,
更让她感到羞耻的是驸马居然逼迫公主叫他夫君,
向他求饶还让公主说一些羞耻的话……她听着公主的声音逐渐沙哑,
可屋内的动静仍未停下直到四更天的时候,屋内才没了动静。

 「没想到驸马平日里看上去温柔和煦,
身姿俊秀在房事上却那么霸道,几乎一整夜都……也不知公主被欺负成什么样了……」小丫鬟看着顾承凌清俊挺拔的背影,
心中默默道。
 安然一觉睡到正午,刚动了一下就忍不住「嘶」了一声,
全身酸痛腰就像断了一般,看来她今日是别想下床了。

想起昨夜的种种,她面上先是一羞,接着又是一怒,
顾承凌这个卑鄙下流的小人居然又强迫自己,
而且还是在圆桌上她盯着不远处的圆桌,越看越别扭,
等会儿就让人搬出去噼了当柴烧!还有顾承凌
皇帝非得让他搬回来那就让他在这住着,她搬到别的地方去住,
总该可以了吧 整个房间内几乎每个角落都充斥着某些不好的回忆,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男女交合之后的气味不能让其他人进来,
得先把窗子打开通风。

床边已整整齐齐放了一堆干净的衣物,是顾承凌走之前放在那里的。
她忍者疼痛穿了中衣,穿中裤时看到自己腿间,
清爽干净看来顾承凌已经给自己处理过了。
她忍不住「哼」了一声,拿起中裤缓慢地穿了起来。

 好不容易穿齐整了,拄着床双脚下地,
刚要站起来就腿上一软向地上跌去,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叫声。
早在门口等候的小丫鬟立刻推门而入,「公主,
您没事儿吧」 安然心中一急
忙道:
「出去!」 小丫鬟的脚步顿了顿,
却还是向安然走了过去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
安然见事已至此
只好无奈道:
「去把窗子打开,
全部都打开。

」 小丫鬟初时太过担心安然,没有察觉到,
此时安然一说她才感觉到屋内有一股奇怪的味道,
心下了然依言打开了窗户。
 等到屋内的气味被冲散了些,安然心中才舒坦一点,
洗漱完之后就赖在床上不想动了小丫鬟提了食盒进来,

问道:
「公主可要用膳」 安然已经有些饿了,

便道:
「提过来吧本宫在床上吃。

」 「要不奴婢把那张桌子移过来床边……」小丫鬟还未说完就看见公主面上的恼怒,
只好闭了口。
 安然把眼睛从桌子上移开,「先不忙着用膳,
你吩咐下去让他们把那张桌子搬出去烧了。

」 小丫鬟迟疑了一瞬,「这、这桌子……是您特地向皇上讨的,
御赐之物……」 安然想起这一茬脸色隐隐黑了几分,

神情仄仄道:
「那就让他们搬下去堆在仓库里,
别再让本宫看见。

」。